關閉

共享單車:潮落 共享電動車:潮起

2019-06-12 09:45:49  來源:浙江在線   作者:通訊員 阮金凰 記者 陳婕

過去兩年間,共享單車潮起又潮落,而共享電動車最近則來勢洶洶。

“有共享電動車我就不需要早上擠公交了,還能多睡十五分鐘。”剛到杭州黃龍商圈某公司工作的小吳姑娘告訴記者,家邊上古墩路五顏六色的共享電動車成了她的代步工具。

共享電動車最早于2017年出現在北京。眼下,在杭州,共享電動車平臺比共享單車還要多。共享電動車們在杭州體驗感究竟如何?它們靠什么生存?近日,記者做了一番調查。

七家共享電動車品牌混戰

昨天下午,在杭州主城區最核心的武林廣場,記者沿著人行道逛了一大圈,共享電單車的數量寥寥無幾。

莫干山路忠義坊附近,人行道上停著一排黃色的共享電動車。這個品牌名叫小遛,一共有7輛。雖然人行道并不寬,不過因為擺放整齊,倒也不影響行人通行。

就在此時,一位小哥出現了。他告訴記者,自己是小遛電動車的運維,負責將該區域電動車擺放規整。每輛車每天還要檢查更換電瓶、擦拭車子保持整潔等。

記者調查發現,城西是杭州共享電動車的“主戰場”,街兔、哈啰、摩拜、騎電、雷風行、小溜、小蜜……一共7家共享電動車品牌,車身顏色涵蓋了黃色、綠色、藍色等。從平臺數來看,已經超過了共享單車。

在文三路東部軟件園附近,各種顏色共享單車比比皆是。從外觀看,有些街兔的車身有很明顯的使用痕跡,但車輛的坐墊、把手卻很干凈,顯然使用頻次頗高。

街兔APP顯示,其運營企業為杭州青奇科技有限公司。記者通過企查查了解到,該公司為小桔科技(滴滴母公司)100%控股的企業。也就是說,街兔、哈啰、摩拜這三個共享電動車品牌,系出“名門”。

此外,騎電和雷風行都是杭州本土公司打造的,騎電的運營公司叫杭州騎跡科技,雷風行的運營公司是杭州雷鋒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。小遛的運營公司為寧波小遛共享信息科技有限公司;小蜜的運營公司叫寶駕科技,總部位于深圳。

20分鐘內起步價2至3元

昨天,在廣電大廈附近,記者體驗了一次街兔騎行。

先下載APP,手機掃碼,開鎖的同時,系統提示聲響起,提醒用戶慢點騎行。掃碼之后,APP會顯示該共享電動車的電池剩余容量以及可以騎行的距離。當超出運營范圍時,街兔將收取一定的調度費。

跟普通電動車不同,街兔需要輕踩兩圈腳踏板后,再輕輕轉動把手,此時能感覺到電機開始工作,之后就切換到了電助力狀態,不需要再用腳踩踏。它既能像傳統單車那樣用腳踩,也能像電動車那樣用電力驅動,看起來比較輕巧。

騎到白馬大廈附近,系統突然發出提示聲:“您已騎出服務區域,電池即將關閉,請盡快返回。”話音剛落,這輛電動車瞬間變成單車。等到將這輛街兔再騎回服務區時,電池自動恢復工作,再次開啟助力車模式。

因為記者在滴滴出行已完成實名認證,街兔可以共享相關信息,且滴滴平臺認證用戶行為良好,記者這一次是免押金騎行。一共騎了16分鐘,按照街兔的計費規則(免費時長為2分鐘,20分鐘內為起步價兩元,超出時間按1元/分鐘),用券抵扣1元費用后,記者支付了1元,比哈羅單車還便宜1元。

記者還在金地大廈附近試騎了小蜜共享電動車。騎行了22分鐘,因還車至規定區域獲得了一定的優惠,共消費了3.59元。

在押金方面,街兔和哈啰可以信用免押;騎電的押金是49元;最高的是小蜜,需要299元押金。租用收費比共享單車價格要高一些,起步價多為2~3元。

共享電動車仍有不少痛點

不過,共享電動車最大的痛點在于還車便捷度,與共享單車的“隨借隨還”相差甚遠。幾乎所有的共享電動車品牌都會要求用戶定點還車,但因為停車點密度不夠大,如果中途停留,周圍又沒有停車點,只能臨時鎖車,這種情況下系統仍會繼續計費。如果用戶到了目的地,沒有將車輛停放在停車點,還會被收取附加調度費用。

還有的用戶吐槽,很多共享電動車到晚上就沒電了,想找一輛有電的很困難。按照規定,電動車駕駛者都要佩戴安全頭盔,而共享電動車駕駛者佩戴頭盔的基本為零。

在《關于加強電動自行車國家標準實施監督的意見》出臺后,記者了解到,杭州市運管部門目前的管理辦法是:暫時禁止發展,禁止新增。后續是否發展,相關政策還在研究中。

浙江省政協委員陶俊長期關注共享行業。“共享助力車符合新國標要求,且屬于鼓勵發展的‘電踏車’的范疇,對于降低居民自有超標電動自行車,以及提高電動自行車充電的安全性,具有積極的作用。”

共享助力車車速不超過20km/h(新國標規定電動自行車車速不超過25km/h)。陶俊建議,“共享助力車應與普通電動車區分監管,不應強制性規定騎行人佩戴頭盔。”


責任編輯:褚淑華
相關閱讀
湖南快乐十分动物总动员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