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閉

那個老頭兒

2019-06-17 10:06:56  來源:中國臺州網-臺州日報   作者:鞠貴芹

“那老頭兒咋樣?”“他呀,可把人氣死了,一天到晚在地里干活,剛拔完草又要去噴藥……”

若無特殊事情,筆者每晚跟母親通一次電話。我們的聊天內容,基本是柴米油鹽,偶爾提及奇人怪事。大多時候,“老頭兒”只是被附帶聊及。

那個“老頭兒”,就是筆者的父親,一位古稀老人。

若嚴肅認真地去想,我們家的老頭兒的確一大把年紀了。他是共和國的同齡人。雖則是地道的農民,平生無風無浪,卻也是飽經滄桑,歷經困難時期、文革、改革開放,從難以糊口到飽腹安居,從年輕氣盛到頭發花白。

在筆者所見證的時光里,那個老頭兒在不經意間,老了,瘦了。而恍然之間,筆者自己,也已步入中年。

以筆者的感受,盡管這么多年來,父親始終是對自己影響最大的人,但他一直處在間離狀態。他,并不跟任何一個孩子親近,話很少,也不干涉我們的事。但當我們需要他的時候,他總是及時出現。

如果以記憶中的事為例,那么,筆者很容易說出父親的特點:慷慨、睿智、有遠見。其他的且不說,筆者印象最深的,就是我們小時候問父親要零花錢的事。

上世紀80年代后期,一個小學生一學期的學費,也就是二三十元。一元錢,在鄉下能買4袋“大雞”牌五香瓜子,能買10張明信片,能買三本數學作業本。我們平時問父親要錢,父親從來不問花在哪里,要五角,給一元,要一元,給兩元。

記得小學畢業時,筆者和姐姐都去問父親要一元錢,我們的理由很簡單:要買明信片送同學。父親什么話也不說,從上衣口袋掏出錢,每人兩元。

正因為父親的慷慨,我們小時候都不喜歡找母親要零花錢。設若一般的花費項目,不是學業本冊等“剛需”,我們要一元,母親只給五角,要兩元,只給一元。

與母親的嘮叨精細相比,父親就是一個“高高在上”“遠遠在望”的存在。他還有些英雄氣概,在筆者被男孩子欺負時,他兇巴巴找到學校,愣是把那幾個惹事者給嚇跑了。

父親一直陪在我們身邊。實際上,這么多年,我們與父親始終保持著距離。有什么苦惱,我們都是找母親說。有什么委屈,我們都向母親傾訴。只有面臨重大事件,我們才會找父親。

或許是時代不同,父親一直保留著他的古板和倔強,有時強硬到讓人氣惱。近幾年,我們強烈要求,將家里的地都承包出去,父親和母親不必種地了。父親堅決不肯。他表達自己意見的方式,就是一句話都不說。最后讓步的,還是我們。

大抵每位父親,都有自己的品格。古板、倔強之外,還有堅強、剛毅。筆者聽說,有一位被拖欠加工費的父親,為捍衛權益,將欠費方告上法庭。打官司的過程極其艱苦,為節約開銷,他買塊豆腐,倒上一堆辣椒面,好讓那塊豆腐多吃兩頓。最終,他成功拿回了欠款。

每位父親,或許都是不一樣的。有的父親嚴肅,有的父親溫和。有的父親像嚴師,有的父親像朋友。如今,很多“超級奶爸”,給孩子喂奶,陪孩子上游樂園,與孩子一起做手工。人生的不同景致,就是一位位不同的父親演繹的。

父親節,源于美國。如今,已成為風尚。筆者特意查了資料,設立父親節的初衷,是感恩父親的付出,表達子女對父親的愛。

其實,關于愛,關于表達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方式。筆者并不介意朋友圈“夸父”,也不介意打一通電話表情達意,哪怕以購物相贈的方式表達也無可厚非。畢竟,孩子和父親之間,總有割不斷的親緣。

不管家有“老頭兒”,或是五六十歲的“帥哥”,還是三四十歲的“靚仔”,抑或二十來歲的“鮮肉”,都希望他們被愛被寵,獲得為父親的榮光。

希望每一天,都是父親節。

責任編輯:泮非非
相關閱讀
湖南快乐十分动物总动员开奖